我们的创作绝不局限于某种特定的风格、文化或历史;以人为中心是我们创作的开端。